一长串乱码

非著名瞎jb画表演艺术家

好想约稿啊,总觉得自己在残害社会

是女儿和女儿的互动!大女儿还没画,敲qwqqqqq

我的园丁小姐姐也有花童皮了!!!!!

希望在画技上能够有进一步的突破,打算做一些完成度高的练习了

来来来笑一个~

看镜头~

那么害羞做什么~

小师叔都下山了玉禾股你什么时候涨一涨!!!!

草稿混更orz
图力即将耗尽

一个日常

“哟,回来啦。”
     诸葛青进门的时候,那人正低着头,不知在捣鼓着什么东西。凑近了一看,原来是之前一时兴起,学着泡的那坛子杨梅酒。此刻被王也搬了出来,拿碎冰镇了,泡在桶里。想来已是打了许久的主意。
  “嘿嘿,原是您的东西,小道我就借花献佛啦。”王也笑着给诸葛青倒了那么一小盅。
一汪胭脂色的酒汁卧在细白的瓷碗里,递到诸葛青的面前来。
    一仰脖子灌进去,还没觉出个味儿,倒是这股子凉意先舒络了筋骨。王也像是颇觉得受用,歪在椅子上,哼着不着调的小曲儿。
最是是日头正劲的时候,那人的脸在映耀目的阳光底下。
     诸葛青忽地就恍了神,这才惊觉,原来世间情动,也不过就是这立时三刻的功夫。